主页 > 断桥铝型材 >
中越战争中的幽灵:最怕越军特工半夜摸上来偷袭
发布日期:2021-11-24 03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十年中越战争中,中国人民解放军忠诚履行使命,奋勇杀敌,无私奉献,打出了国威国威,赢得了“新一代最可爱的人”之崇高荣誉。然而呢,战争毕竟是战争,自有其运行的规律和残酷法则。如果要问参战的解放军老兵,在战场上最怕什么,可能回答会五花八门,有的怕枪打,有的怕炮轰,有的怕挨饿,有的怕缺水,还有的怕皮肤病什么的。如果再问他们最恨什么,多数人可能就会说出同一个答案:最恨越军特工!

  没错,特工是越军中的精锐兵种,特别能当尖刀打头阵的部队。越军特工都受过严格的专门训练,军政素质高,意志顽强,身手敏捷,擅长小股或单兵遂行复杂艰难的任务,专门到敌军阵营中大搞破坏,极难对付。在越南战争中,北越大规模使用特工部队出击,令美军、南越军及其他仆从军吃了很大苦头,畏惧地称其为“绿色幽灵”。

  到了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时候,解放军部队也见识到了越军特工的厉害。战争期间,大量越军特工渗入我方战线内部,潜伏待机,突然出手,专事袭击我指挥机关、后勤单位、炮兵阵地等重点目标和小股落单人员,手段凶狠,极具威慑力,造成我军不小的损失。当时部队指战员听说越军特工四处出没,杀人如麻,不禁越传越神,以致出现了情绪上的恐慌。

  在1984年开始的老山轮战中,解放军参战部队再次遇到了越军特工这个老对手,双方长期较量,斗智斗勇,留下了很多精彩故事。一般来说,越军特工能遂行多种复杂任务,除了最常见的渗入我军后方搞破坏外,还常担任突击尖刀,以偷袭手段袭扰我阵地上的哨位,可以说防不胜防。在老山打过仗的我军官兵,最怕越军半夜上来摸洞,那种恐怖滋味没亲身经历过的人是无法想象的。

  在老山作战中,中越两军阵地犬牙交错,往往相距只有几十米到十多米,甚至哨位间仅几米之隔,一露头就能脸对脸,你说这有多可怕!能形成如此阵地形势,主要有赖于双方的一线部队也不是非要你死我活,见到就得灭对方。只要阵地在手,上边又没有军令下来,一般情况下你不弄我,我也不弄你,相隔几米不怕,可以和平共处。什么时候接到命令了,互相通报一下,然后再开打。在老山轮战的很长时间里,双方就维系着这种恐怖的对峙平衡。

  然而越军特工不管这个,只要他们上来,就必须刺刀见红。结果不仅解放军对他们紧张,连越军一线守备部队也烦他们,几天太平日子又没了。

  某夜,那拉某前沿阵地。数名越军特工摸上我阵地,突然将一个炸药包扔进我2号哨位,造成我两名战士牺牲。

  某夜,下着大雨,那拉前沿某阵地。两名越军特工摸上我阵地,借着闪电发现我一个掩体射击孔。到下一个闪电的时候,从射击孔打进一梭子子弹,致掩体内的两名战士一亡一伤。

  某夜,那拉前沿某阵地。几名越军特工摸上我阵地,发现一条电话线,遂循线摸到我一个班指挥所,突然发起攻击,摧毁我猫耳洞,我牺牲班长、战士各一名。

  某夜,662.6高地前沿某阵地。一股越军特工摸上来,用炸药包摧毁我一个哨位。我另一个哨位人员立即起爆阵地前沿的定向地雷,炸死敌特工两名,将敌击退。

  某夜,那拉前沿某阵地。一股越军特工偷袭我一个哨位,被哨兵发现,双方发生战斗。我另一个哨位人员出来增援,击毙两名敌特工,打退了越军的偷袭。但我方也有一人身负重伤,被抬到后方抢救,最后截掉了左腿。他就是上过春节联欢晚会,曾经大红大紫的一等功臣徐良。

  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多了,我军一线官兵也想出了办法,就是将吃过用完的空罐头盒甩到掩体外面,越多越好,弄得阵地前沿的沟壑里到处都是空罐头盒。等晚上越军特工再摸上来偷袭,几乎难以避免地要碰到空罐头盒。我军战士听到声响,就立即向洞外猛甩手榴弹,并起爆定向地雷,炸得来敌人仰马翻,往往很轻松地粉碎了越军特工的偷袭。

  想分享更优质内容的朋友,欢迎长按上图二维码入驻我的小红圈“沈听雪的历史文集”能源资讯|CAPP表示加拿大石油产量增长仍然“日本天皇19岁独生女照片流出网友纷纷炸锅